標籤

2016年2月15日 星期一

當醉漢看到白線



有個醉漢酒駕,被攔下進行酒測,警察在地上用粉筆,畫了一條白線,看他是否還能直行,原本意識恍惚的醉漢,突然瞪大雙眼,屈身下跪,雙手伏地,接著閉上眼睛,側著臉,嘴角上揚,陶醉地用鼻子吸著這條白線。

現在常看到的投資方法,都是以一些財務數字先決(ROE負債比、現金流量…),篩選出一些公司後,接著耐心等待便宜的價錢出現,然後大手買進。

整個過程是不是很熟悉?像不像先用漂亮的財務數字,把自己喝高了,當眼前出現一條白線(價錢),就把臉湊上去,用這方法,你吸過多少粉筆灰?

很蠢嗎?其實很這種行為居然會上癮

好,先承認我也曾吸過不少,雖然也遇過一些真貨,後來發現粉筆灰的機率高到不得重新思考這個方式。的確,財務數字先決的方法,聽起來比較有系統,但沒人懷疑過這個系統有問題嗎?

可是不這樣做,又能怎樣做?

喝瓶解酒液,清醒後,再想像一下,世界上如果沒有財報,要如何衡量投資機會?

這有點難。

好,放自己一馬,把難度降低一點,假設,我們有機會和一家想投資的公司的CEO面對面,而且可以問十個問題,他會知無不答,你會問什麼?CEO耶,怎麼可能回答小股東問題?別忘了,我們現在仍身處自己的想像之中,叫那個瓜來,那個瓜就得來。

依照前文的鋪陳,接下來,我應該要列出很有見地的十個問題。

但,這次我們不要這樣做,好嗎?

先忘掉一些投資書籍或股票篩選器設定的一些財務數字。試著自己列出你真的想問的問題,和CEO面對面,這種機會不是每天有的,努力一下。

會不會覺得列不太出來? 這就是我要表達的,缺少財務數字幫助,我們居然對公司的生意一知半解,甚至毫無所知。光靠維基百科是不夠的。

有人會說:  你用來篩選的參數不對,所以結果不好

有可能

但我更說的是: 在翻開一家公司的財務數字之前,如果沒辦法提出一些像樣的問題,或許,這家公司,一開始就不該碰。

這麼嚴格的標準,那可以選股的標的不就變很少?沒辦法,每個人都有其專長和限制,利用財務數字,雖有幫助,但不會使你懂得更多領域。當財務先數字先決(喝醉),加上便宜的價格(白線),投資失誤(吸粉筆灰)的機會就更高了。


我用一個方法來解釋這樣的現象。


這個市場上,不看財務數字,光聽名字就知道是好公司(個人能力範圍之內),假設有15家。這種公司還是有可能變壞,假設成功命中率有67%,但便宜時買進時,機率就會降到50%,因為公司變壞時,比較有可能跌到便宜的價格,但這價錢並非真的便宜,只是壞的數字還沒出來而已。

因為懂的好公司,數量並不多,人們會利用財務數字進行篩選,擴大範圍,目標公司增加45家。此時,我們會進入一個風險較高的領域,因為你不懂這些公司的Business nature,所以真假貨參半,命中率也會降到50%左右,等便宜價格買進,命中機率就低至33%

兩組名單合計共60家公司,又在便宜時買進,命中率可能在37%。如果,選擇的10家公司中,能有長期好表現的,如果不到4家,那很可能就是在喝醉時看到白線。

財務數字先決選股,加上便宜價格買進,可能會弄得滿手等待奇蹟的轉機股。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