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

2016年2月1日 星期一

如何改善投資報酬率?先改變對投資報酬的期待方式,而非改變投資方法


如何改善投資報酬率

最好改變對投資報酬的期待方式,而非改變投資方法

別誤會,我並不是叫你調低心理的預期報酬率

投資股市,設定甚麼樣的報酬率是合理的?

每年15%以上是合理的,因為我承擔了風險。

3%我很保守,3%就可以了,這麼卑微的目標,應該很容易做到吧?

這樣設定目標的方式,恐怕搞錯方向了,不僅會發展出錯誤策略,使用錯誤的工具,不管期待值多低,結果都會令人相當失望。

所以,成熟一點好嗎?用大人的方式來思考這件事。

設定預期報酬率的方式,通常不適合用絕對數字,而是用相對方式。

例如:我期待未來10年有「市場報酬」,也就是說大盤漲10%,就賺10%,大盤跌15%,就賠15%。也就是所謂的beta

或是,追求比大盤好的「超額報酬」,也就是說,大盤漲3%,我可能賺10%,也可能賠10%。也就是所謂的追求alfa

投資股市不存在所謂的保本(本金不波動或不損失),但每年有固定的成長,不管預期報酬率設的多低。連1%都不是合理的預期報酬。

所以,堅強一點好嗎?用大人的方式來設定預期報酬率。

當我們能正確的設定預期報酬率,接下來就可以尋找執行這項策略的工具。想要得到「市場報酬」,就用Index Fund,將資金投入追蹤指數的ETF,如:VOO等低管理費用的指數型基金。這個策略很簡單,買進後就收工了。

想要「超額報酬」就比較麻煩一點,代表你要有超額付出,承擔超額風險。可以從自己熟悉或比較簡單的產業下手,尋找幾家優質的公司,買進後長期持有,這些公司未來的表現,跟大盤的差異,產生的就是超額的報酬。此策略不適合太分散,如果持有公司超過10家,就會越趨近市場報酬,家數越多,越趨近。過於分散持股等於付出超額心血,得到市場報酬,很不划算。

在這兩個極端中間,有一種叫做核心-衛星的配置,將50%(或更高)以上的資金投入指數型基金,剩下的50%分布於數支不同的個股。這樣的配置,理論上的報酬率會介於兩者之間。

沒有人會plan to fail,但大多人會fail to plan,當我們用了設定比較正確的預期報酬率,就可以避免fail to plan的風險。

不過,股票是不認人的,不會因為被一個成熟又堅強的投資人買進後,就一路上漲,也不會因為被一個幼稚而懦弱的投資人買進後,就一路下跌。

但也不用妄自菲薄,之前跟「美股價值成長投資」版主Joseph Lin網聊時,他說:「股市之前,人人平等。」這點我不能同意更多了,不管你過去績效多好,或多差,新的一年開始,大家的立足點都是平等的。

即使,全世界長期表現最好的投資人,或避險基金經理人都一樣,若以2016128日往前算一年,這些大尾投資人表現如下:

Buffett: -9.64%
Soros: -17.18%
Bill Ackman: -30.62%
Carl Icahn: -39.81%

而代表大盤的指數型基金VOO: -5.5%

我並不是影射買指數型基金比較好,只是當成benchmark做比較,像Bill Ackman2014年的績效可是超過40%


2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