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

2015年10月24日 星期六

門口的野蠻人

Source:hi.ytimg.com

道瓊指數從824日,52週最低點15,370.3點,至1024日的17,646.7點,2個月的時間反彈了2,276.4點或14.8%

這是市場整體狀況,若攤開來檢視個別內容,會發現,某些公司創了近年新低,有些卻創了歷史新高;消長之間,市場面貌跟2個月前已經大大不同。

在上星期的超級財報週中,最受矚目的公司,應屬麥當勞(MCD),財報公佈後,2天漲了9.8%,股價創下112.87元的歷史新高。今年到目前為止,股價上漲20.16%,在道瓊成分股中,漲幅僅次於耐吉(NKE)。

從去年的臭肉風暴後,麥當勞的壞消息不斷,整體營收、獲利、平均單店營收等,重要營運指標持續下降,連執行長都被換掉,開始大力整頓。新任管理團隊,在上任後8個月,將獲利及平均單店營收的數字止跌回升,改革顯現契機,赤貧許久的土地,終於流出了奶與蜜。

我並不是要探討,麥當勞如何反敗為勝。事實上,在過去烏雲罩頂的52週中,最糟的收盤價也才跌到88.46元,本益比27倍左右,非常貴,從股價的角度而言,談不上敗。其實過去的幾個月獲利下滑,但股價卻能得到支撐,是因為麥當勞處於一種,不管好消息或壞消息,股價都將上漲的狀態

歡樂的背後,有著相當暗黑的原因。

在某些人眼中,麥當勞是由兩家公司組成(參考包租公-麥當勞,一家是擁有許多房產,房租收入豐沛的REIT,另一家才是賣漢堡的。這樣的結構,讓麥當勞看起來極具分拆價值。市場有一說,把它拆成兩家公司,比現在多了幾十%的價值。一些有勇、有謀、更有錢的「Active Investors」,早就佈局準備,一旦麥當勞的新管理團隊失敗後,他們將出手尋求股東支持,將公司分拆。如果,經理人成功挽救公司,股價漲,他們當然也大賺一筆。

類似的故事,在美國股市中並不少見。其中,最經典應屬RJR納比斯可經營權爭奪戰。執行長Ross Johnson領軍的公司派,大戰私募基金KKR領軍的市場派,最後由市場派獲勝,不管結局如何,賺最多的還是股東。整個故事,被寫成一本書「門口的野蠻人」(Barbarians at the Gate),這本書被譽為史上最具影響力的商戰叢書之一,透過此書,也可以讓不了解美國企業的人,一窺這些規模如同國家的跨國公司如何運作。

整個故事發生在1988年的10-11月之間,在接近RJR納比斯可爭奪戰27週年紀念日之際,所謂的「野蠻人」們,在市場仍相當活躍。其中,包括大名鼎鼎的Carl IcahnBill Ackman…。他們曾經要求Apple拿出大量現金,進行股票回購,漢堡王賣掉大部分的自營店,迫使Family DollarCEO把這家他父親創立的公司,賣給競爭對手麥當勞短期的表現,讓「野蠻人」們找不到藉口,只能收起了刀叉。但長期而言,若公司的再表現不佳,他們肯定又會來敲門了。

或許是這些「野蠻人」的存在,讓美國股市、公司營運相當有效率,公司不行了就分拆,又不行了就合併。經理人都坐在針氈上。雖然,「野蠻人」的手段常常被描述成貪婪、粗暴,但對股東而言,何嘗不是件好事。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